她曾讓你對明天充滿期許,卻完全沒有出現在你的明天裡。——兔子先生。

論繼父母的修養(原著向、HE)- 74

# 74 同學會篇(三)


德拉科優雅地將西莫甩到柔軟的羽毛絨沙發上,他舉止輕盈,模樣平淡地根本就不能稱之為甩。他彷彿只是輕飄飄的將他‘放’到沙發上。


西莫被噤聲咒堵住嘴巴,香醇的酒精卻迷惑了他的神經,他依然張開嘴巴,大聲說些什麼——沒人聽懂。


德拉科向圍觀的同學們舉起手中的雞尾酒,「敬西莫,格萊芬多有史以來最聒噪的愛爾蘭人。」


「是蘇格蘭人!」哈利糾正。


「哈,怎樣都好啦。」德拉科舉杯,「一飲而盡!」


「一飲而盡!」


而西莫躺在沙發上,紅撲撲的臉頰越發紅潤,他學著他們一...

西幻向 | 异族恋人三十题

KYLOS.:

这里的异族一般指不同奇幻种族,如人类和人鱼。也有一部分题可适用于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都截然不同,通常也不相往来的民族,比如说西方人和东方人。没有指定性向。


题目是有前后的,大概也是比较适合一道道按顺序填的题?欢迎抱梗。


码这个题的原因是,嗯,Lo主最近被几个跨族CP萌得死去活来x



01. è¿œæ¶‰é‡æ´‹ï¼Œè·¨è¶Šå±±æµ·


02. ä¸€åœºé‚‚逅改变彼此的命运 


03. æ˜¯å¥½å¥‡ï¼Ÿæ˜¯å›é€†ï¼Ÿè¿˜æ˜¯æŸç§æƒ…感的萌芽?


04. å°è¯•ä»Žæœªä½“验过的食物


05. äº¤æ¢è¡£è£…...

為什麼可以這麼帥😭

loli武士:

黑道真选组三人通辑令。

loli武士:

史上最凶恶黑手党参见!

那個我曾經深深愛過的人

今天搭捷運去接男朋友下班。
一路上都低著頭,在小筆記本上紀錄著想到的靈感,這是我最近養成的好習慣。
我從末站一直坐到中後段,所以一上車就有位子,舒舒服服地坐了下來,靠著牆,偶爾抬頭看看站在門邊的旅客。
也算得上很寫意。

到了目的地前一站,我寫得有些累了,忽然抬起了頭,視線直接對上了站在門邊的一個男人。

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間,我以為我做了個夢。很長很長的夢。

我還以為我現在坐在初三時候的班上,看著教室外走過的那個學長。
那個讓我深深迷戀,愛了四年,一直到畢業,也不曾再喜歡上別人的那個學長。

我想他可以算得上是我人生中的貴人,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

但是他做的每一樣事情都對我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他是我唯一見過走路時直挺...

論繼父母的修養(原著向、HE)- 73

# 73 同學會篇(二)


沒有人知道德拉科的忽然轉變究竟寓意些什麼,但是沒有人不喜歡他的轉變。


他變得愛笑且友善——真誠的,而非那種讓人見了就想揍他的那種壞笑(來自哈利波特的評語)。他樂於幫助這單靠著西莫和哈利兩人(多為西莫)在支撐著整個無營利組織的運作。


「瞧瞧這是誰!」德拉科招呼,聲音懶懶地,「偉大的救世主!是忙著拯救世界所以來遲了嗎?」


當然,友善的德拉科依然還是有例外的對象。


哈利瞪著他,將手上的公事包丟到德拉科的懷裡。他將袖口捲起,壓低聲量對著欠揍的德拉科說道,「如果你還想要我的

剛剛參加了一個寫手的測驗,謝謝大大的分享!


可能拥有着最多姿多彩,宏大壮丽的想象空间,看似再荒诞不经的设定,也能变成壮丽的画卷,对你们来说故事就是故事,故事本身就是一切。

展望未知,认真,描写,重视情怀。

对于自己想象出来的世界抱有尤其重视的态度,当构想脑海中预想中的世界时,通常会以相当细致的态度对待其中很多的场景细节,SDET型的创作者常心无旁骛地专注于将自己的文字转化为切身的神奇体验。很少拥抱现实,但故事却看上去栩栩如生充满实感是SDET的常见特征。
SDET常常是卓越的,复杂重幻想的创作者,他们对待虚构的事物拥有如一般人对待现实一般强的专注力,而不会因为知道其某种程度上“脱离”现实而对这些事物开玩笑。SDET型写手对待写作的这种态度,加...

天啊 學長你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天天天啊這這這也太美了吧❤️

Miyo­­_咪呦:

原本画的是神威送妹出嫁,画完发现气氛微妙呀哈哈哈总之结婚啦~

【幻想角色】30题

DucKiii:P:

是幻想角色三十题XD
记下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角色x

1.战力超强的公主殿下和她的猛兽宠物
2.苍白阳光下魔王大人的华丽下午茶
3.关于树林里游魂的深夜怪谈
4.中二病女巫和温柔大小姐的约会 
5.勇者或骑士的双重身份
6.深度近视的占星术士
7.比起人类更热爱甜食的小魅魔 
8.吸血鬼的色彩收集癖
9.长着宝石绿猫眼的假女王 
10.比起魔法更擅长近战的魔女
11.热衷于在别人梦境中唱歌的烦人梦魔
12.酒鬼人鱼喝醉之后可以变化出人类双腿
13.单身机械师的机械人女友
14.只能盗走“爱情”的无心窃贼
15.吟唱地狱的假面歌者
16.来自天堂的哑巴舞者
17.失去魔...

在婆婆網上開了新文。
雖然popo網上收藏數熱爆的都是肉文,但是還是堅持想做一股清流。
然而不驚爆的書名和內容導致我始終有點孤單寂寞,而辛辛苦苦寫出來的每一個字,都不及一篇無意義的標題黨肉文來的吸睛。

一開始是有些挫敗,但是真的太喜歡這個故事了,喜歡我的女主我的男主,喜歡我其他的配角孩子們。
所以要我怎麼也放棄不了。

昨天去上課的時候,老師安排了一個很知名的高端珠寶公司的老闆和我們會面(超級可怕拘謹!)
老闆很和藹,但是感覺得出來老闆能達成如今的成就,也是苦盡甘來,一步一腳印慢慢踩著上來。
他說我們要和別人不一樣,那就要去吃別人所不能承受的苦,更要耐得住寂寞。
那一瞬間忽然之間好想哭。
他說,我們如果要成為狼,...

我以為我站了雙神就不會再站哥哥別的cp了 但我錯了 威澄好吃雙神也好吃 😋

幾松子:

【塗鴉/銀魂】

今天不虐阿伏兔。

論繼父母的修養(原著向、HE)- 72

# 72 同學會篇(一)


同學會就辦在開學前的週末晚上,德拉科和赫敏各自都收到了來自於西莫和哈利的邀請函。主要負責人是西莫和納威,西莫負責校外的同學聯絡以及信封派送;而在學校擔任草藥學教授的納威則負責安排校內場地的配置。


德拉科作為會外人員,這一次的同學會出乎意料的全力協助——不僅僅是金錢上的援助或是人脈以及人力上。


他忙得很開心,雖然和前陣子一樣,他一連好幾天都沒趕上晚餐,但是赫敏感覺得出來他的熱忱與興奮。而她作為他的後盾,則在力所能及的地方為他加油。


赫敏聽聞這次的同學會,仍然在世的同屆校友都會出席,一個不落,或許...

【西幻三十题】

缘缘小朋友:

莫珂礼的糖果小铺:



来自于@九里春風渡的点梗。



1.无上信仰被叛乱的手撕碎,祂从高高在上的神明沦为祭品



2.命运的轨迹错乱无常,将看透未来的火焰融在双眼



3.屠龙必将会受到诅咒,千年长眠被闯入的旅人打断



4.黑暗书写下代表时代终结的句号,而残余星光却揭开新纪元的篇章



5.先知筑起封闭的高塔,蒙昧如瘟疫般席卷了零落天都



6.夜枭哀声悲鸣数百年,直到锈蚀的剑插入灯塔下徘徊亡...

論繼父母的修養(原著向、HE)- 71

# 71 距離是一副眼鏡


「我生氣極了。」埃琳說道,「我差一點點就拿出魔杖給他來一發倒掛金鐘。」她冷笑。「要我給那個女人道歉,想都別想。」


「如果那樣能讓你消氣,我倒還寧願你這麼做。」赫敏小聲地咕噥,「那一年堪稱噩夢…」


羅絲把腦袋轉向母親,好奇地問道,「那一年發生了什麼嗎?」


「簡單來說,埃琳徹底放開了手腳——為了給奧立佛證明她根本不害怕別人怎麼看她。什麼閒言閒語,她可全然不怕,既然她敢教訓崔斯一次,就絕對有第二次。」赫敏說道,「一開始埃琳和奧立佛之間的關係可嚇人了,就算我沒親眼見過課堂上的情況,單單只是...

終於踏出第一步的老稻!

其實一直夢想要寫一篇勇者魔王之類背景故事,和 @北有旋木 è¨Žè«–了好久好久,今天終於將這篇文發去了POPO網。


希望親們可以來看看~

名字暫定叫《半天使、魔法與戰士》


(改了名字,現在叫《大魔女》啦~)


不佔tag啦


我的林克啊啊啊啊啊啊啊❤️❤️❤️

转载自:蜉蝣水上漂

鬼真紀婚後系列小短文:鬼燈式情話(七)

(七)「來接她。」


新專輯的宣傳非常的順利,雖然在舞台上唱唱跳跳讓人非常的勞累。外表看不出來,但是她的內襯衣都已經濕透,在麥克風收音範圍外微微喘著氣。


「那現在訪問真紀小姐和美紀小姐的時間到了~」台上的主持人宣布。「要有問有答哦~」


真紀在心底乾笑,這個主持人和經紀人本質上是一樣的。


「嗨!」台下的某一個報社的記者舉牌子搶訪問的機會,「之前知名男演員拓也公開追求真紀小姐的事情,請問真紀小姐有在考慮嗎?」


——


鬼燈開啟電視機的時候,剛巧就撞上了這一個問題,瞬間來食堂吃午餐的鬼們一片沈默。他們恐怕比娛樂記者還要清楚內情,那名又帥又高的演員在他的...

怪物元素100题②

DucKiii:P:

怪物元素100题②

又是我,这次又又又挤出了个100题
比第一份更完整(屁话更多)
然后关于题目设定可以自己的喜好去理解和完善XD
不会有第三份了(。

1.宝石般的鳞片
2.夜视能力
3.高智商人形
4.古老语言
5.漂浮
6.颗粒状皮肤
7.“骑士”
8.病毒携带者
9.溢出
10.恶魔仆从
11.飘逸的魂火
12. çˆ¬è¡Œç”Ÿç‰©
13.五颜六色的蛹
14.怪异收集癖
15.单纯骨架
16.多重化身
17.依附者
18.甜言蜜语
19.遍布着眼睛
20.魅惑的表壳
21.纯粹邪恶
22.超强咬合力
23.象征美好的幻象
24.无声无息的消失
25.气泡中浮现身影
26.沸腾之血
27.甜美/丑恶
28.燃烧...

論繼父母的修養(原著向、HE)- 70

# 70 她的雙眼


是先示弱,還是矢口否認;是裝傻充愣,還是拔腿就跑?


埃琳從來都不是什麼白癡,她清楚的知道,要將罪行降到最低,最好的方式不是矢口否認,而是坦然承認,而眼淚會是她最好的戰友。


「我…」她張開唇瓣,因為長時間的禁閉而肌膚相連在一塊的粉紅唇瓣在張開的時候互相沾黏,她的嘴巴發出一聲含糊不明的聲音,「…是的,教授。」她小心翼翼的看向他,微微低下腦袋,「我明白,我願意接受任何處置。」


說著,她深吸一口氣,眼眶迅速地就濕潤起來,她控制住眼淚不掉下來,然後抬起頭,看似堅強的看向他——這一招,她從沒出錯。...


鬼真紀婚後系列小短文:鬼燈式情話(六)

(六)「她和別人不一樣。」


剛剛從閻王正殿離開的鬼燈有些疲憊。


他走到房門的時候,注意到門縫間有暖色的燈光透出——是了,已經晚上了,真紀也該回來了。


想起裡頭那位總是呆頭呆腦,又有些容易炸毛的女人,鬼燈不由自主地想起今天前來面試的其中一個女生。


「天啊,那是蜜桃真紀嗎?」


在等候室的時候就已經有路過的獄卒交頭接耳,鬼燈向來對屬下的八卦沒什麼興趣,但是這牽扯到他的敏感詞,他抬起頭看向說話的獄卒。


鬼燈的氣場很嚇人,那年輕的獄卒身旁的友人推了推他,示意他閉嘴。


真紀不會出現在閻王殿,鬼燈可以確定——她今天一整天都有新的專輯宣傳活動要跑,一大早已經出...

論繼父母的修養(原著向、HE)- 69

# 69 第一次禁閉


埃琳在吃完早餐後滿足地摸了摸肚皮,彈了彈舌頭,心情極度愉悅地拿起桌上的古代如尼文研究精裝本,輕輕掃了掃身上不存在的灰塵,站起身,跟著身邊的同學魚貫走出大禮堂。


她今天心情特別好,以至於她對露娜也笑容可掬——這小傻子,渾然不知剛剛差一點就被那小賤人得逞了。


「早安,埃琳。」露娜走上前來,意外的從她向來冷淡疏遠的臉上得到一抹微笑——今天會是一個好天氣!露娜有些驚訝,但她從不深究為何,「你看起來好極了,想必是夢夢蟲給你送了一個美夢,你真幸運。」


夢夢…那是什麼?


埃琳保持著...

鬼真紀婚後系列小短文:鬼燈式情話(五)

(五)「我也是有弱點的。」


芥子小姐的武鬥會又再辦了第二屆,出於吸引更多動物新血加入獄卒行列為目的的人事部總監非常爽快地接下了打點一切的大會主席職位。


武鬥會訂在一個月後,時間還很充裕。

芥子小姐從不縱容自己鬆懈,越接近武鬥會,她的修行難度更難上一截。


鬼燈對於芥子小姐的衝勁也給予了百分之百的協助。


芥子小姐說要修練,於是他派了火車小姐來給芥子小姐陪練;芥子小姐說強度不夠,於是他一次性派了牛頭馬面小姐來。


到了最後,當芥子小姐終於如願地在武鬥會上證明了自己後。


小巧可愛的兔子小姐請了一路來幫助過她的夥伴們到了滿月樓開慶功宴。


芥子小姐在宴會上...

論繼父母的修養(原著向、HE)- 68

# 68 瘋魔女


羅絲沒想過教會她勇敢去愛的女人會是埃琳——至少在拉開椅子坐下前,她從沒想過埃琳的過往足以讓她目瞪口呆,她的所做所為可以說是驚世駭俗的——就算將龍膽研磨成藥粉混入最烈的火焰酒裡喝上一大桶,羅絲也絕對絕對做不出埃琳曾做過的哪怕是最小的一件小事——赫敏覺得可以稱之為「罪惡」,但是埃琳堅決否決,她認為年少輕狂,誰沒有做錯一件事的時候呢。


「我討厭你母親。」埃琳坦蕩蕩地說道,順帶給正在喝咖啡的赫敏拋去一個略帶鄙視的白眼,「書呆子,哼,教授的小乖乖。」


赫敏翻了個白眼,不予理會;而羅絲漲紅了臉,內心想為母親辯解,卻也知...

鬼真紀婚後系列小短文:鬼燈式情話(四)

(四)「你不會再有機會哭。」


鬼燈對真紀的淚痣情有獨鍾。


事實上,不只是鬼燈,眾多真紀的粉絲都表示她的淚痣讓人心生憐惜、欲罷不能——只是沒有人能像鬼燈一樣伏下身子,就能親吻到她眼角下方的淚痣。


要說起為什麼真紀會知道鬼燈對她淚痣的執著,就必須提起新婚夜。


和鬼燈的第一夜就好像一場夢,她剛將鑽戒套進去左手無名指內,鬼燈大人就從身後將她環抱起來,他相當的高大,而她卻特別嬌小,有時候她覺得比起妻子,她在外人眼裡看起來似乎更像一子二子的姊姊。


他一開始只是靜靜地抱著她,嗅聞著她身上與他相融地想起——那專注地模樣,讓真紀忽然想起一句著名的詩詞:心有猛虎,細嗅薔薇。當...

鬼真紀婚後系列小短文:鬼燈式情話(三)

(三)「請你嫁給我,真紀小姐。」


鬼燈洗好澡出來後,真紀這才真正的體會到鬼燈所謂的「東西都準備好了」是什麼意思——他將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好了。


一小束的玫瑰花、不到一克拉的鑽戒、一個正經的單膝下跪,當然,還有他床邊小桌上放著的一盒保險套。


「都是暫時的。」他說道,「請你將就一下——等一切解決好後,我再給你一個正式的。」


真紀坐在他的床邊,頭髮還有些濕氣,她吸了吸鼻子,他身上的香氣和她的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在浴室裡的委屈就在此刻煙消雲散。


「鬼燈大人...」真紀弱弱地開口,她有些迫切的希望他站起來——她從沒見過這樣的他,單膝跪在她的面前,甚至是閻魔都不曾得...

鬼真紀婚後系列小短文:鬼燈式情話(二)

(二)「東西我都準備好了。」


進到鬼燈大人房間的時候,真紀的雙眼還是紅彤彤的,眼睛底下的眼圈因為剛剛使勁擦拭而泛紅,她的鼻頭也因為連鎖反應而通紅。


她有些羞恥,想抬起手來摀著自己的鼻子——太醜了,新婚的新娘怎麼可以這麼難看呢。


但是甩了兩下,卻怎麼也掙脫不了鬼燈大人的掌控——明明他握的力度並不大,照理來說只要她使勁扯,就可以順利奪回自己的手。


真紀懊惱地再用力。


「別鬧。」他語氣平淡地說道,「先去浴室洗個澡,東西我都準備好了。」


東西?


真紀一頓,小心翼翼地抬起...

鬼真紀婚後系列小短文:鬼燈式情話(一)

(一)「東西我都準備好了。」


那是一個普通的夜晚。


如果非要說哪裡不一樣的話,那是他們正式交上結婚申請書的晚上。有一些匆忙,他們甚至還沒有準備新房,真紀原本打算和鬼燈就此分別,各自回家——也給自己一點時間緩一緩她究竟做了什麼膽大包天的事。


但是鬼燈拒絕在新婚夜和新娘分房睡,更別說是各自回家這種事。


「就來我這吧。」他一本正經地說道,「東西我都準備好了。」


東西?什麼東西?保險套?避孕藥?


真紀對這關鍵詞敏感得很,緊張兮兮地看著地板,跟在鬼燈的身旁一小步一小步地跟著他走到了閻王廳。卻也沒仔...

論繼父母的修養(原著向、HE)- 67

# 67 關於埃琳


羅絲剛把埃琳給她的羊皮紙重看了兩遍,赫敏才到,她迎面走來的時候,一股香氣也隨之而來,羅絲仔細聞了聞,得出的解釋讓她有些臉紅——那是德拉科最喜歡用的香水味。


她輕輕拉開椅子,先是向埃琳打了聲招呼。


「抱歉來遲了。」赫敏先道歉,「我剛剛…」她尷尬地看了看女兒,指著門外,「遇到德拉科了。」這或許能說明為什麼她身上有德拉科的香味以及唇瓣紅腫。


羅絲露出瞭然的表情,埃琳笑了兩聲,她摸了摸下巴,仔細觀察赫敏,「好吻技,馬爾福。」


赫敏臉更紅。


「別嘲弄我了,埃琳——」赫敏拿起菜單...

論繼父母的修養(原著向、HE)- 66

# 66 埃琳的邀請


斯科皮和羅絲回到家的時候家裡已經沒有人了,他們一踏進客廳的時候,德拉科事先留下的備忘錄隨即飛到他們面前,並在紙上告知他和赫敏會出門一段時間,讓他們不必擔心。


德拉科的字體在紙上飛舞,他顯然是非常愉悅的,否則他的字跡也不會如此雀躍。斯科皮和羅絲放下心來。


空無一人的房子內,只剩下他們兩人,斯科皮覺得有些尷尬,他確認門窗都關好後,就向羅絲道別。


「我會通知雨果讓他早點回來,你…你好好注意安全,有什麼事情可以來隔壁找我。」


羅絲有些臉紅的點頭,「會的,謝謝你,斯科皮。」...


1 / 6 ▲

© ä¸ƒé‡Œç¨»ðŸŒ¿ | Powered by LOFTER